|     2014年1月29日   |   心情日志, 杂杂   |     0 条评论   |    1372

像我们这样,平日里习惯了漂泊在外,却年年都又盼望着回家过年的人,总是会在过年的这段时间,有无限的感触,全不像平日那般平淡和释然。

每年都会发现村里有那么几位老人,对我们还是像小时候的样子,用小手绢包一些吃的给我们拿来,笑得还是那么慈爱。

每年,也都会有那么几位老人,不知道在何日,却以故去。我们有多么的不舍和无奈。我们虽然不像他们的子女亲人那般真真切切的骨肉分离的痛苦,可是我们生活在同一个村子,我们从小到大每天出入都可以彼此见到,彼此嘘寒问暖;然后我们长大,每次放假回去也都会听到他们说一些家长里短,我们从不反感他们说我们胖了或者瘦了;后来我们更久才回去一次,他们久好像就是我们的那个村子,我们的那个家的一部分,少了他们,我们的村子,便好像不再是我们长大的地方。

也许以后的以后,我自己在某一个后代心中也会成为一位这样的老人。ln7instadrow

转载请注明来源: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回复 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