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    2014年10月12日   |   奋斗历程   |     0 条评论   |    1618

转:http://ai.qiusuozhe.com/archives/20.html

你这高级的妞,空间日志不写了,跑到网站里来写了呢。写的是我呢,差点错过了,上次看你的那篇老大,写的竟然不是哥。

前几天Alan对我说,你哭了,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。现在我们早已偏离了各自的生活,能有的,只有远远的遥望。只是一时间,过往事情,不由得涌到眼前。

你自称哥,从心理学意义上来说,必定有其原因,但是还是不要深究了好。深究到最后,也许发现,早就偏离了最初的设想。反正你自称哥已经这么多年了,不妨我们还是跟着附和一下,毕竟你才是老大,大哥的话,谁能不从?
那时,哥还是早上不起床,趴在床上啃书,等着霞霞旋风似得从外面回来,抬手扔个包子给趴床的你。即使下了床,哥的手里还是不会离开一本书的,哥手里没有了书,哥就不是哥了。哥经常到超市买一堆东西,堆满整个柜子,一点都不夸张。那时哥并不多说什么,我们也不明白哥为何这样,只是单纯的认为哥是个爱吃零食的人罢了。
哥爱吃的葡萄干,一个人津津乐道的对我们说一斤几元钱,什么时候便宜了几毛钱,什么时候涨价了几毛钱。哥爱吃的饼干,杂粮味道,红的绿的圆的方的,哥总是能够清晰的说出各种味道,哪一家的哪一个味道好吃,哪一家的哪种饼干便宜。哥爱吃的沙琪玛,不管是零散还是整袋子的,哥总能迅速的算出哪一种更划算,也是一堆堆的往宿舍里抱,从不会有空缺期。这些都是哥最必不可少的早餐。记不清多少个清晨与夜晚,这些东西伴随着你的清醒和沉睡。或许对于你来说,它们才是最忠实最可靠的。
说到哭,老校区时最爱哭的莫过于我跟芳芳,而能喝酒的也是我俩。不过,对酒打持久战的,应该是你,哥从来都是不吭不声,却能把一瓶白酒拎回宿舍,有事没事抿上一口。说起喝酒,不由得想起了喝醋,那时去餐厅后面的餐馆吃饭,你跟芳芳能够把人家的醋喝个半瓶。而不知不觉之间,我也离不开了醋,现在宿舍里还放着一瓶醋,被我喝的只剩下几口。我们的习惯有很多地方都是惊人的相似。
后来的后来,大家都成了爱吃零食的家伙,饼干,沙琪玛,瓜子,都是必不可少的居宿舍必备之物。是你带领的吗?或许是,也或许是我们都是吃货,只不过你先露出了狐狸尾巴,而我们稍微迟了一点点才……
哥讲道理的时候,旁人永远是比不过的,为了某个事情可以剑拔弩张到没商量,之前很不理解你现在,有时候大家甚至有点对你恨的牙痒痒的,哥有时候太偏执,我等无力回天。不过Alan对我说你哭了那天,我已经慢慢意识到了你脆弱敏感的小神经,和你心底里浓浓无比的情感。我们每个人经历的事情不一样,学到的体会不一样,分析的角度不一样,不能说谁对谁错,只能说是情感表达不一样,哥在固守哥的阵地,我们也在固守自己的阵地,各个的阵地不一样,固守也大相径庭。但是,最后明白,最终都是殊途同归的。我们为得都是寻找和保护自己的小心脏不受挤压,鲜活的在生活中。
哥有很多好习惯,比如读后感,一码码的字,小的像蚂蚁,却是有迹可循。哥爱写信,只为着一个约定的承诺。哥跟我去超市买邮票,我的信都是断断续续的好久还寄不出去,哥的总是一封又一封的飞过来,哥攒的邮票肯定一打一打的吧。哥是个最重承诺的人,哥对承诺的情感,无与伦比,只有哥心里明白,这一点,哥做的很好。哥做的饭总是创新不断,米饭加面条,大杂烩,八宝粥(其实可以算得上十煲粥或者更多,真心没有数过哥放了多少种东东),面条(其实可以算得上菜面条,远远看去都是一堆一堆的菜,),哥有时会好心的给每人分一口,边分边说,哥只能给你们尝一点点,尝多了哥就不够吃了。哥还没有吃,都先给你们分了一口了。其实我对哥印象最深的还不是这些,最深的而是哥做的炸蘑菇,那滋味,那香气,那入口的感觉,让人久久不能忘怀。其后,再也没有人如哥炸蘑菇的表情神态动作那样活灵活现了,哥若知道,哥曾经留下了这么深的体会,哥会不会开心的笑一笑呢,哪怕笑一下也好。
哥是个很敏感的人,而周围的人却并不是都那么的敏感善于观察的,所以很多地方常常触及到哥敏感的地带,哥就会觉得很委屈。后来想想,哥委屈是正常的,因为我们有时也会委屈,大家都在委屈,也就没有谁委屈谁不委屈之说了。不过有时候我发现哥的委屈是正常的,因为有一次我也感受到了哥的委屈,自己就躺在床上反思, 如果这样我也是委屈的,越想越觉得自己为你感到委屈,然后我就让自己委屈一下,也许这样你的委屈就会少一些。也许吧。前两天的确知道自己做了一件让你不那么开心的事情,不过我自己已经私下改正了,所以,哥就别追究了。所以,哥做一个傲视群雄的哥就好,对手下的这帮弟兄们松一点,松那么一点点就好……
其实我想说的是哥现在被滋润的越来越女人了,看你现在的表情都不好意思开口喊你哥了,不过哥知道一点就好,那就是哥永远存在过。哥是个传说。
现在夜还不深,正是哥活跃的时分,哥大概肯定是在忙手忙脚的写东西,哥熬夜的习惯到现在还是没有改彻底,哥就是夜里的老猫,眼睛贼亮贼亮的,谁也不知道伴随着哥那几年的台灯是怎样的心情,怎样的陪着哥过了一夜又一夜的心情。也许有一天, 可以对着台灯来一个深度采访,问一问哥那些年都度过了怎样的夜晚。也许,只有那些夜光的珠珠知道,哥的心里比谁都明亮。哥现在偶尔回去摆夜摊,然后想着有一天,我站在摊前,问道,哥,这个夜光珠珠多少钱一个,哥说,看在这么多年的交情上,打折给你,80一个吧。然后我说,哥,八块钱,我把你摊子买了,请你喝口二锅头。
那么哥,我请你喝了二锅头,你会不会请我吃鸡脖,鸡肝,鸡翅,鸡腿……..顺便说一下,家属我会带很多的。

rtbpeople instagram search

转载请注明来源: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回复 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