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铁里的农民工

    |     2012年8月13日   |   杂杂   |     1 条评论   |    1914

小烦给我大电话的时候挂地特别的快,本来我以为是面试不顺利呢,后来她回家说,今天地铁上有个农民工,就站在她旁边,身上特别臭,熏得她恶心死了,我说是不是那种有狐臭的人,那个味道是挺难闻的,她说不是,他大概是在外面干了一天活,有热又晒的,又没有洗澡,我说,那其他人有没有捂着鼻子的,她说没注意,后来实在忍不住了就跑到旁边给我打电话了,是啊,他们也挺辛苦的,所以我们又觉得特别臭,又不能捂鼻子,我到时候也有这样的经过,愣是忍住了没有捂鼻子,我觉得无不捂鼻子是个人的事,不捂就是对人家尊重着,捂了也无可厚非,因为如果你不捂鼻子,然后吐了,人家岂不是更难堪。

突然想起来某段时间一件争议特别大的事,就是捡破烂的让不让上公交车。人家上车交费,为什么有让不让上的讨论。

有时候实在不好对农民工做一个评价,人家靠自己的体力挣命,坦然过活,其他人又何来这么多言语。

转载请注明来源:地铁里的农民工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回复 取消

仅有 1 条评论

  1. 2012-8-13 07:43回复
    工作性质和环境所决定人的穿着和习惯,但是尊严和人格俱在。 农民工孕育的都是下一代的栋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