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夜生活》—海男

    |     2013年3月20日   |   阅读感言   |     0 条评论   |    1553

舒丽、方家政、潘小琴、姚农、杨柳,只有杨柳和潘小琴之间几乎没有交集,剩下的人,可以连出无数条线,凌乱、震颤、不可摆脱,不知道那样的时代的人,为什么要用那么多的笔墨去写性。

也许“文革”给人的那种扭曲的人生那种太悬殊的落差,只有不问道德不讲伦理的性,才可以用另一种紧张放松一下人的神经,疏通一下自己的血管吧。

只是后来舒丽的女儿方雅梅竟然不可救药地爱上了从19岁到30岁一直爱着自己母亲的男人杨柳,然后他们死在一起,在18岁的年纪。我不知道那还叫不叫爱情,只觉得恐怖,也许爱情和性,本身就分不开吧?

转载请注明来源:《夜生活》—海男
回复 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