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孟子·滕文公上》—仰足以事父母,俯足以蓄妻子

    |     2013年6月23日   |   阅读感言   |     0 条评论   |    3343

王曰:“吾昏,不能进于是矣。愿夫子辅吾志,明以教我。我虽不敏,请尝试之。”

曰:“无恒产而有恒心者,惟士为能。若民,则无恒产,因无恒心,苟无恒心,放辟邪侈,无不为已。及陷于罪,然后从而刑之,是罔民也。焉有仁人在位,罔民而可为也。是故明君制民之产,必使仰足以事父母,俯足以畜妻子,乐岁终身饱,凶年免于死亡。然后驱而之善,故民之从之也轻。“

”今也制民之产,仰不足以事父母,俯不足以畜妻子,乐岁终身苦,凶年不免于死亡,此惟救死而恐不赡,奚暇治礼义哉!“

”王欲行之,则盍反其本矣。五亩子罕宅,树之以桑,五十者可以衣帛矣。鸡豚狗彘之畜,无失其时,七十者可以食肉矣。百亩之田,勿夺其时,八口之家,可以无饥矣。谨庠序之教,申之以孝悌之义,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。老者衣帛食肉,黎民不饥不寒,然而不王者,未之有也。”

fb:关注民生是问题,孟子老早就提出来了,但是似乎执行起来还是有阻力的,相我们国家的农业政策,就是这么久以来,经历了多少代革新,达到了现在这个水平,我们现在农村有补助,我们小时候那是要交公粮的。

其实想来,按照孟老的说法,现在我们的社会要重礼仪多了,要安定多了。可似乎还是有很大股金钱至上的风气,依然有为官者贪污受贿,依然有罪恶者被包庇。不是我们的社会法制不健全,不是我们的文化氛围影响不够,社会本身就是多态的,我们要洁身自好,要与人为善,要为这个世界的美好尽一份力。

转载请注明来源:《孟子·滕文公上》—仰足以事父母,俯足以蓄妻子
回复 取消